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二胡 > 二胡器乐理论 > 内容页

岳峰教授:现代胡琴的寻根之路

发表时间:2016-03-16 作者:岳峰  来源:《互联网》  点击数:1935

岳峰教授:现代胡琴的寻根之路

        引子

        本次的胡琴节,规模之大、人数之多、内容之丰有目共睹。几天下来,收获之多、感触之深、影响之远众人皆知。

        回想起两年前的首届胡琴艺术节,我们已经发现:从“地方乐种主胡展演”,到当代才俊的技能展示;从田间地头的乡野小唱到繁华都市的时代强音;从一代名宿的二胡讲座,到文化史学的专家论坛,体现了这所全国音乐教育重镇对当下民族音乐发展的深层思考。毫不夸张地说,中央音乐学院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全国各大院校音乐学科和专业音乐院团的动静,这里的每一个新人、每一首作品、每一项活动、每一次变化都会牵动各地民乐人的神经。

       今天的研讨会,大多数专家和同行是带着结论来的,而我是带着许多疑问而来的……

       作为一个在民乐教学第一线三十多年的专业民乐老师,每年看着从各地院校走出的民乐学生的背影,总有这样那样的疑问涌上心头:这些将要成为民乐传人的年轻人,他们身上有没有种下民族音乐的根?他们对自己民族的音乐了解多少、认识多少、掌握多少?他们能否承担起民乐传承的重任?

       再来看看我们培养民乐传人的学校。当你来到音乐院校的教室时,你会发现,我们的琴房,被工业化象征的钢琴之声所包围;学生的耳朵,随时都在用十二平均律的标准来训练、来修理。我们的课程表上,排满了西方乐学理论——视唱练耳、作曲技术、曲式分析等的课程设置,在大部分的音乐系科里,基本上听不到中国传统文化象征的古琴音乐,看不到中国乐学基础的黄钟大吕和减字工尺。中国人自己开办的音乐教坊里,我们兢兢业业地为西方音乐传宗接代,而本土音乐的内容(比如中国音乐史,民族民间音乐,民族声乐、器乐技术课等等)几乎占不到四分之一,更谈不上国学意味上的音乐文化传承。

       古人有言:“乐生于音,音生于律,律生于风,此乃声之宗也”,如果说,音律是音乐生成的宗法和基础,那么,在国人把转基因食品视为洪水猛兽的今天,我们的民族音乐教育辛辛苦苦了一个世纪,是不是在悄然走着一条自我转基因之路?以钢琴十二平均律为基础的西方乐学体系,是不是中国音乐自我转基因之路的起点呢?(详岳峰“民乐教学的文化学思考”)

       就拿二胡为例。这件“隋唐时西北边鄙游牧民族“便马上”的奚部之乐,元明后传入中原农耕文化的汉地胡琴,明清时期遍布江南民间百戏的二弦之器”(详李葆嘉 岳峰“胡琴、奚琴、稽琴名实考辩”)

       在20世纪进入独奏时代之前,是遍布各地民间百戏的伴奏乐器,它的根脉深深扎在地方戏曲、民间歌舞和说唱音乐之中,可以说,草根性、地方性是二胡的文化母语。

       当二胡从“伴奏时代”走上“独奏时代”,二胡的身份由“响器”变成“乐器”而又成为“道器”的百年行程中,我们稍加注意就会发现,独奏二胡一直极力摆脱着对声乐唱腔的依附,作着专业化、器乐化的努力,这似乎是一件乐器发展的正常路径。(详岳峰专题讲座“二胡‘三字经’——20世纪二胡行程勾略”)

       但是,时至今日,我们看到,二胡已由世纪初刘天华先生的“调和之路”,逐渐走向了小提琴化、钢琴化、交响化的“西化之旅”。二胡的作品,已少见昨日乡风俚语之音律,鲜有黎民百姓之语风。在“更高、更快、更强、更壮”的时代语境中,沿着工业化、标准化、竞技化的西化之路一路前行。(举例解释小提琴化、钢琴化、交响化,工业化、标准化、竞技化在二胡作品、演奏、教学中的具体体现,详岳峰“走进二胡的多元时代”)

       现在的专业二胡,演奏越来越千篇一律,作品离我们的母语越来越远,离我们的听众越来越远,以致于有人惊呼,警惕二胡有“生之民间败之庙堂”的危险!(举例解释)由此而引发在创作、演奏、教学各方面的困绕,已引起了乐界同仁的深深思考。

       ……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现代化中国西方化进程的大背景下发生的。

       有历史学家认为,20世纪的中国史就是西方化的历史。

       有音乐学家说过,20世纪的中国音乐史就是西方化了的音乐史。

       一个世纪过去了,回首望去,我们的哪些作品,可以跟我们学习的源头对话?我们的哪些作品,可以跟我们自己的源头对话?(借用陈丹青语)

       我们是不是从世纪初的“中学为体  西学为用”变成了今天的“西学为体  中学为用”? 我们的专业音乐教育是不是一直在做着“去中国化”的努力?我们在得到的同时又失去了什么?

        那么,中华民族音乐的根是什么?华夏民族音乐的DNA又是什么?

        寻找民族音乐之根的意义是什么?在没有根的路子上我们又能走多远?(举例解释:根就在脚下,在各个地方的民族民间音乐戏曲之中,戏曲、民间音乐才是我们民族器乐真正的老师)

       谁来研究、发现、传承我们民族的音乐基因?没有传承是不是意味着我们总是从头开始?

       意识到这些,是否就意味着模仿西方的毕业?

       令人欣喜的是,中央音乐学院举办的“北京胡琴艺术节”,已开始做出了这方面的回答。我们看到,本届胡琴节除了保留上届“地方戏曲主胡展演”这个重头戏之外,张伯瑜教授的专题讲座“戏曲声腔——中国胡琴家族的基础”已经触及到了民乐作品的基因生成;原生态的胡琴独奏与最前沿的创作作品在音乐会上竞相对话,“纪念闵惠芬先生专场音乐会”激发了青年一代对二胡演奏“声腔化”的渴求,这都是一些很好的信号。可以预见,在习近平时代弘扬“中国精神”的民族文化大背景下,民族器乐的寻根之路已经开启!

关键词:中华民族音乐的根、胡琴的根、民乐传承  
网站访问量:

网站导航:周健二胡作品视频     阮系列专栏     琵琶专栏    笛箫专栏    琴谱交流   在线音乐   产品价格 
推荐商品:周健制二胡作品     红木专业琵琶     红木专业中阮      演奏级竹笛      演奏级紫竹箫
推荐栏目:
二胡名曲   二胡教学  二胡伴奏  中阮教学   琵琶名曲   琵琶教学   箫教学  竹笛名曲     
版权声明:周万春民乐网上的所有音乐和资料均为作者提供或网友推荐收集整理而来,仅供学习
和研究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和我们联系,我们立即改正或删除!
服务宗旨:使更多民乐爱好者用上具有江南精致民乐制作特点和韵味的产品,为繁荣
民族乐器的发展作出新的贡献!
中国乐器协会单位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二胡学会会员-苏州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会员-中国工商总局中国农林局二胡生产指定生产单位
地址:苏州工业园区扬东路277号晶汇大厦(速八酒店旁)16层1619室    
万春交通图       万春汇款账号
邮编:215001                       Email:  

周万春微信公众号:wx416606231     QQ:416606231      周老师在线,不在线时请留言,我会及时回复的

苏州周万春乐器行    版权所有 All Copyright 2003.5-2017  苏ICP备11005583 

苏州周万春-中国乐器协会会员证 苏州周万春-苏州市工艺美术协会会员证 苏州周万春公共微信二维码,扫描图片即可关注我们!    工商备案